酒款
釀酒大師米歇爾·羅蘭傾世珍釀作品專輯

新浪体育手机新浪网手机频道: 加隆河畔的“風”

2013年6月27日 17:50:34    鄧鐘翔
點擊次數:4385
摘要: 夏日的午后,天氣還有些熱,我走到加隆河畔一家露天的咖啡吧,選了一張舒服的座椅坐了下來,收到來自Charles的郵包,拆開郵包這是一瓶酒,這瓶酒棕色深得發黑,壓低俯視,酒裙呈現出誘人深沉的紅……

新浪体育新闻 www.418484.live 夏日的午后,天氣還有些熱,我走到加隆河畔一家露天的咖啡吧,選了一張舒服的座椅坐了下來,盯著眼前的郵包發呆,Charles電話里說的驚喜就在眼前,也不知道是什么。

  點了杯湯力水加冰,女侍者看我的眼神有些詫異,也許是因為我嘴唇與牙齒烏黑的痕跡吧,那是波爾多濃郁的紅葡萄酒留下的,早上我嘗了近百款葡萄酒。給了5歐元小費,于是小妞送來一個燦爛的微笑,扭著翹臀,走開了。

  清風微揚,沐浴在波爾多午后的陽光下,看河水靜淌,由東往西…憶起此城歷史,對于眼前的世界文化遺產恍惚間竟有種穿越的感覺,從羅馬軍隊到穆斯林鐵蹄,從海盜肆虐到不列顛殖民,歷經兩次大戰洗禮,中世紀巴掌大的漁村卻因18世紀的葡萄酒貿易而繁榮興旺。

我是一名酒商,波爾多高商葡萄酒商業管理專業畢業,常年往返于中法之間,選擇一些優質的法國葡萄酒出口到中國,偶爾做幾單大型設備。干我們這行的,用北京話說就是倒爺,低價買進,高價賣出,并不比賣白菜復雜多少,無非白菜變成了葡萄酒,而我了解波爾多葡萄酒就像了解自己兜里的人民幣般熟悉,左岸的名莊,右岸的車庫,幾乎走了個遍,哪家掌柜的生病,哪家新主人上位,婚喪嫁娶,就沒有我不知道的。近幾年趕上中國葡萄酒市場的火熱,自己的錢包也著實殷實了不少。

  而今天,是一年一度的Vinexpo (國際葡萄酒及烈酒展覽會),在波爾多和香港輪流主辦。今年的主辦地正是波爾多,從6月16日開始一連五天接待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酒商及記者。有人是來找酒的,有人則是來找人的,在這個城市,鄧文迪式的夢想秀,每天都在上演…

  我看著桌上擺著的郵包,想著Charles口中的驚喜,略懷期待地拆起了郵包的封裝…

  是瓶葡萄酒!

  還是瓶沒有任何標簽的葡萄酒!

  實在搞不清楚Charles,這個全球第二大酒業集團中國區培訓總監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。

  這是一瓶什么樣的葡萄酒呢?

  那瓶子的棕色深得發黑,一定裝著能夠陳年的紅葡萄酒;看著瓶型有些特殊,既不是勃艮第的無肩“醬油瓶”,也不是傳統的經典波爾多瓶,雖然形狀很像,比波爾多瓶身更粗大,入手也更為沉重。我不知道是不是這種分量讓我突然對這瓶酒產生了不容小覷之感,哪怕是很多波爾多列級莊也不會讓我這樣一位江湖老手有如此感覺。

  不管怎么說,先打開吧。

  請女侍者取來了酒刀與酒杯,既然形狀上像波爾多,那么拿波爾多的“郁金香杯”大體上是不會錯的。

  自己用海馬刀的螺絲旋入了酒塞,拔木塞的時候較為費力,應該是新裝瓶不久的葡萄酒。

  提出了白色質地的酒塞,49mm長天然塞,表面光滑,空隙微小,一看便知是熏蒸過的高品質酒塞。比普通45mm天然塞長4mm,別看這小小的4mm,因為樹皮使用率的關系,成本要高三四倍。用這么貴的塞子,說明主人特別看重酒的陳年能力,希望葡萄酒能存放更長的時間、有著更多的變化。這讓我更加小心對待眼前的葡萄酒了。

  倒入杯中淺淺的一抹,傾斜著酒杯,舉過頭頂,透著陽光觀察,毫無疑問這酒有著非常漂亮的澄清度;壓低俯視,酒裙呈現出誘人深沉的紅,紅得發黑,一圈靚麗的紫,應該是剛剛裝瓶不久的新酒,按照正常的好酒陳釀時間向前推,這瓶酒可能是2010年裝瓶的,符合之前拔塞時的推測。

加隆河畔的“風”

 

輕旋酒杯,我將鼻子探入這一圈圈耐人尋味的深沉…

  這是一片開闊的果園,陽光,透過成片的櫻桃樹葉花花撒落下來,地上,草莓田中散落著一顆顆成熟的黑櫻桃,腳下偶爾踩到,果實破裂、綻出汁液的香氣隨著氣溫的上升則變得愈加濃郁了,仿佛漫步在澳洲午后鄉下的農場,怡然自得。

不過,奇怪,怎么會有干凜的風吹過?

  晃動著眼前這一抹深紅,我迫不及待將它送入口,想要找到這股風源起何處…

  順著風吹來的方向,一路走出果園,驚悸于眼前的景象:

這幾乎可以說是一片荒蕪,沙棘叢生、怪石嶙峋,偶爾長出的沙棗樹孤傲倔強地抵御大風的侵襲,這風,是干的,還帶著沙。

  遠方的巨大山脈屏風般佇立,南北,不見盡頭,我疲憊地前行,朝著那最高的山峰。生命在這里進行著最頑強的抗爭,野草從所有可能的空隙攀爬而出,有的已經死去,枯萎發黃,更多的則從這些已然的死亡中冒出,更替著不朽的生命輪回。在呼嘯的山風里,我將五感全開,接收著所有自然的指引,獨自一人,開始攀登眼前的巨山,漸漸隱沒于這狂烈的風沙中…

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已從那風沙中歸來,自己還坐在波爾多加隆河畔那個咖啡吧的露天座椅上,似乎什么也不曾發生。

  一人獨飲。

  云霞漸落,華燈初上,波爾多的夜,流光溢彩。皮埃爾大橋上,車流有條不紊地交錯前行,回家的人不緊不慢。橋下,加隆河靜靜流淌,回潮的河水帶著浮木時不時打著旋兒。十字,從1821年一直劃到了現在。17個橋拱,是匠人們對于一位逝去偉人的祭奠與崇拜。17,則是他名字的字數 —— Napoléon Bonaparte (拿破侖.波拿巴)。

酒至微醺,面前還是那瓶葡萄酒,杯中的紅已經干涸,在壁上形成漂亮的痕。我將零錢壓在杯墊下準備離開,卻發現上面用口紅寫著一組號碼,抬頭尋找,漂亮的女侍者正嫣然而笑。倒了一杯遞給她,自己則將剩下的酒一飲而盡。這一口,出奇地甜美…

  波爾多的夜,是醉人的,但更醉人的,是加隆河畔的“風”。

  打電話給Charles,他告訴我:那座巨山是賀蘭山,那座山峰叫霄峰。

本文標簽: 法國      波爾      賀蘭山      霄峰     
相關文章 RELEVANT ARTICLES
PLUS會員專區
拍酒標查紅酒
{ganrao}